• <noscript id="q0ss2"><source id="q0ss2"></source></noscript>
  • <option id="q0ss2"></option>

    全國訂購/咨詢熱線:

    400-6888-110

    15326245655

    ?
    aaa
    1 2 3

    聯系我們  CONTACT

     

      滄州海碩螺桿泵有限公司

      電話:15326245655

      網址:http://www.svipbug.com

      地址:河北省泊頭市付莊開發區

      全國服務熱線:

     

      400-6888-110

     

    假民主可怕 致農民被出賣

    文章出處:http://www.svipbug.com責任編輯:海碩螺桿泵人氣:3223發表時間:2011-05-24 11:27:16
     

    泊頭齒輪油泵廠轉載:《新聞1+1》2011年5月23日完成臺本

    ——香河“圈地” 一查到底!

    解說:

    城鄉統籌建設新農村, 的目標變成了一些地方的旗號。

    村民1:

    流轉之后就不讓種了。

    解說:

    土地流轉為什么會變成以租代征?

    村民2:

    開始說是臨時的,現在是 性的建筑。

    解說:

    這是改革的思路,還是某些人的財路?

    村民:

    村干部 著鎮政府的,就得簽。

    解說:

    圈地圈住了誰的利益?

    村民:

    這地怎么處理,老百姓不知道,老百姓不明白。

    加芳:

    反映了沒人管。

    解說:

    圈地圈出了什么樣的問題?《新聞1+1》今日關注,香河“圈地”一查到底!

    主持人 董倩:

    歡迎收看《新聞1+1》。

    占用農民的一畝口糧田,當地政府給農民的補償是什么呢?一年一畝地租金是一千多塊錢,而轉手一賣給房地產開發商又是多少錢呢?每畝60多萬,這種擅自轉變土地性質的做法當然是違法的,但是河北香河各級政府卻有能力、有本事,把這種違法打扮成合法?,F在 土地督察北京局正在進駐香河進行調查,我們先看今天的 新消息。

    (播放短片)

    解說:

    一是督察組立即進入現場,要扭住不放、一查到底,切實查清香河縣土地違法違規問題。二是及時將香河縣有關情況通報河北省人民政府及河北省 土資源廳有關負責人,要求其盡快組成調查組,對存在的問題延伸進行調查,并依法依規嚴肅處理。三是立即約談中共河北省廊坊市委主要負責人,向其通報香河縣存在問題的嚴重性,要求按照既處理事又處理人的原則,認真查處整改到位,并舉一反三,對當地違法違規用地情況進行全面排查和處理,這是 土地督察北京局召開的一次緊急會議上作出的部署。河北香河,到底發生了什么?

    孫艷 本臺記者:

    這里是 土地督察北京局進駐香河調查的一個督察組的工作現場,其實就是一個賓館的會議室,在這里臨時搭建起的辦公桌上堆放了香河從2009年以來在征地和批地方面的文件,一共有500多卷宗, 工作人員已經基本把這些文件審查過一遍了。

    任洪昌 土地督察北京局副專員:

    現在看,我估計說千畝以上不為過,主要是指違法違規建設,改變土地性質,本來按照規劃是農用地,你在地上搞 性建設。

    我們是在5月12日、13日。

    記者:

    約談了香河縣主要 。

    任洪昌:

    約談了香河縣主要 ,嚴肅地指出了他們存在的問題。

    解說:

    土地流轉怎么變成了違規的“以租代征”,農民被違法占用的土地是四千畝還是上萬畝?這是 土地督察北京局下一步的調查重點。

    記者:

    姬莊村的村民帶我們來到了這塊耕地,整個面積是有六百多畝,村民說這是整個姬莊村 好的一塊耕地了,而在地的盡頭一堵高高的圍墻把整塊地都圈了起來。

    解說:

    調查發現在香河縣的多個鄉鎮村委會,村民們都簽署了香河縣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合同書,但是大量耕地被低價租用后,經政府層層包裝, 終卻被改變了土地用途,以高價倒賣給了開發商用于開發,而不少農民在口糧田被征占后 的補償卻很少,生活難以維續。

    這是 近一段時間以來,媒體反映的河北香河存在的情況,這也是今年5月以來, 土地督察北京局督察組對香河縣進行督察后發現的問題。督察發現,香河縣存在流轉土地,擅自改變土地用途,違法占地和新民居 轉用地,改變用途等問題。

    任洪昌:

    對香河出現這些事情以后,包括例行督察發現的這些問題,省市已經停批了香河建設用地審批工作。按照上級有關部門要求,要做到還地于民,包括兩個方面, 轉指標用于房地產開發的,要把用地指標還給老百姓。 土地流轉當中,不符合規定程序的也要還地于民,這也是我們下步工作重點。

    主持人:

    巖松,今兒我們說這事說簡單也簡單,就是土地變性了,而這個變性是在地方政府的操作下進行的,而這個操作恰恰是 明令禁止,你怎么看這事?

    白巖松 評論員:

    近幾年來,不管是土地流轉,還是新農村的建設,目的是讓農民的生活變得 好一點,因此推出的這種舉措和目標,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你就會發現總是有一些人善于喊著,利用土地流轉這樣的一種方式,喊這個口號,但是又扛起了所謂建新農村的這樣一個大旗,實際 后干的是讓當地的農民利益受損,而且甚 不是眼前受損,一受損可能好多年這樣的一種行為,這是一個典型的,我覺得地方政府或者當地政府把法律、把民生放在兩邊, 后把眼前的利益放在了中間的一種,大家非常不愿意看到的一種行為。

    主持人:

    有句話不叫覆水難收嗎?這件事做出去了,要把它糾正過來,你覺得難不難?

    白巖松:

    我覺得這可不能說是覆水難收,那就真麻煩了。我覺得這里首先你會看到好多都是輸家,幾乎沒有贏家。比如說當地政府,能不是輸家嗎?有可能雞飛蛋打,又處理事又處理人, 后可能人也要被處理,你仿佛拿到了錢,可能又要吞出去,真是雞飛蛋打。

    而且還有一點,你可以猜測,比如說未來發展當中,你在招商引資的過程中,你及時合理合法擁有了土地,比如說董倩去投資,你會不會問,您這是合理的嗎?

    主持人:

    我害怕。

    白巖松:

    別過兩天 臺或者哪個媒體又報了,我這又是不行,這是一個長遠的,他是輸家。房地產商恐怕也是輸家,好不容易到那兒去拍賣了土地, 后一發現我現在停了,損失也得巨大。農民不是輸家?一下子我的土地荒了,他也是輸家,買了房子的人也是輸家, 重要我說還要有一個大輸家, 說18億土地是紅線,不能突破,類似香河以及類似這樣一個地區眾多的地方,都有可能有這樣的行為存在,那你會不會有這種擔心,所謂的18億畝耕地的紅線會不會都只是有相當一部分是在數字里,在文件里,現實中早已經變成了房地產或者變成其他用地,所以這種水可不能覆水難收, 要收。

    主持人:

    但是這個事情的難度可是相當大,因為剛才光你說到的,牽扯各方利益,我們粗算起來就是六方,把他們六方的利益,現在都讓它恢復到原來那種狀態,可能嗎?

    白巖松:

    我覺得所謂的紅線就是高壓線,不要觸碰高壓線,否則的話,違者處以重刑,碰了高壓線本身就是重刑,所以我覺得在這件事上不能蒙混過關。這個事情如果不能給所有關注的媒體以及給其他也打算這么做的那么多個地方,甚 我懷疑是有很多地方也這么做了,只不過這次抓到了香河而已。我覺得應該真的當真了,不能當真的話就像我們剛才說的,恐怕未來我們很多的土地數字上還在,現實中已經不在了。

    主持人:

    本臺記者孫艷今天在香河就調查采訪此事,我們來連線孫艷。孫艷就你今天 的采訪,你感覺當地的村民,對這件事他們的期待,他們的盼望是什么?

    孫艷:

    好的,董倩。

    其實今天去香河已經不是我們 次去了,我們 電視臺應該是 早開始關注香河土地違法案件的一家 媒體,因為從4月20幾號到現在,我們都已經往返香河很多次了,而且一次次都能感受到當地百姓態度的變化,這些態度和期待也好都很能反映問題,也能很好地表現當地百姓對媒體監督,對土地督察的這些期待。比如說我們 次去的時候,其實當地老百姓不太信任我們,他們覺得我們也不能幫助他們什么,不能給他們解決實際的問題,也不太愿意跟我們去交流,但是等我們新聞回來,播出之后,我們再一次去香河追蹤的時候,他們對我們的態度就有了明顯的變化,因為他們看到播出的新聞之后,他開始相信我們,可能很長一段時間,他們在土地流轉過程當中,他們利益沒有 保障,比如看到自己的耕地閑著,看到耕地上建了廠房,他們很苦惱,有不解,可是在這之前,這些煩惱也好,愁苦也好,都沒有被外界聆聽,而這次我們媒體去了, 土地督察局去了,他們的聲音 能 放大和聆聽。

    當然他們的態度首先是歡迎,你能看到他們很高興,因為切切實實的變化存在了,以前圈起他們耕地的那些圍墻已經被拆了,廠房也都停工了。但是對于當地老百姓,跟他們聊天過程當中,他們對 土地督察局還是抱有很高期望的,因為這是從 來的人,他們希望他們的 問題能 真真正正的解決,而不是一次上頭來了,例行檢查,不是走過場。比如說他們關心土地流轉了,以后比如說我不愿意流轉,能不能讓我自愿地去簽訂流轉合同,我不愿意的能不能不要強迫我了,一些項目廠房蓋起來,你說要拆,到底多 能拆,你們會盯著他們拆完嗎?如果以后再有征地,這些補償款能不能一次發放到位,下次再有這種違法現象,你們督察局能不能快點來處理,這些問題很多,也需要一步步慢慢地解決,但是當地老百姓希望看到的是實惠,而且 希望的是,他們的聲音能 , 土地督察局 一些聆聽和解決。

    主持人:

    我即便是作為旁觀者,置身事外的人,我們也希望這件事 大地問題就是在于怎么落實,對于這些當地的村民們來說,我想他們 關心能不能把流轉出去土地迅速復耕,因為在以前就出現過這樣的情況,表面上是復耕了,實際上是做假,買了飼料當種子,對于這種情況他們的想法是什么?

    孫艷:

    確實是。這個問題很大,我們也都非常關心,盡管在采訪當 家土地督察北京局的專員的態度很明確,他表示就是要一查到底,因為你 要堅持耕地只能用做耕地,你 要還地于民, 農民的利益。但是在當下這個問題我們不得不去注意,因為有的耕地上已經建了房子,而且廠房可能有的建了好幾年,你現在把房子推掉,可是水泥地還在,當時建的路還在,推掉了耕地依然不適合耕種,這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來恢復,這是客觀條件上可能不允許你這個耕地迅速恢復,即使我們這個廠房推了。

    主持人:

    好的,謝謝你給我們介紹這么多的情況。

    巖松剛才孫艷也說到一個,把土地流轉出去以后已經迅速蓋上廠房了,推了以后地也毀了,那怎么辦?

    白巖松:

    我們看到了困難,因為這里很多的這種現象,有的土地已經變成渣子,短期就沒法復耕,幾年之內,有的已經建成了水泥地了,有的時候你看著難,現實中就變成了生米都做成了熟飯,把這段熬過去,將來再多給你點補償款,這事就算過去了,這是 可怕的一種處理結果, 不要說蒙混過關做假,因為在前一陣子復耕的時候,他們也做過一次假復耕,你提問里其實透露了這個信息,買的根本不是 種子,撒了一些玉米粒在里頭,給大家做表面文章。

    接下來會不會再做表面文章,我們是復耕了,其實這個地沒法真的復耕,長不出糧食來,那倒霉的還是農民, 后一下子都給你摞在那兒,看著我好像解決問題了,所以我覺得要讓他疼,要讓他付出 大的成本,真的要有相關的,不僅僅是政府的官員或者督查組,還要有農業方面的專家進入到督查范圍之內,來去評估土地真正具有復耕能力,是不是到了 ,否則的話把土地交給農民了,交給你了,農民上哪兒付出那么大的成本,把這里的石渣子都弄走,水泥都弄走,三四年、兩三年種不了地, 后我后悔,我還不如拿著每年的1200呢?因為我連120都拿不到,所以這件事情就要真的落到實處,讓這個地真的能長出糧食來,只有真的長出糧食來,我們的公信力才能在這塊土地上長出來,希望也才能長出來。

    主持人:

    接下去我們不妨再深究一下,農民手里的口糧田到底是怎么變成房地產開發用地的?到底是農民的無知,還是說當地政府實在是無法無天?

    (播放短片)

    記者:

    地是塊好地嗎?

    加芳 香河蔣辛屯鎮姬莊村村民:

    是,種麥子、棒子全是好地。

    記者:

    一年能有多少收成?種地的時候。

    加芳:

    這一畝地怎么也得,就說這麥子也得, 少也得長千八百斤吧,那棒子呢,棒子也得打一千好幾百斤,就這一畝地。

    解說:

    香河縣姬莊村那些 的口糧田已經變成了村民們的回憶,看著自家地上建起的房子,每個農民都在問,這就是土地流轉嗎?這就是為了社會發展, 好地保護農民利益,而進行的改革嗎?在 加芳手里的土地承包合同和土地流轉合同上,那塊已經消失的耕地,名義上仍屬于她。

    加芳:

    那反映也沒人管,沒人管。

    解說:

    很多農民都在查閱著 政策,比如 明令規定,土地流轉不能改變土地性質, 農地農用,但是在河北香河縣姬莊村,大家看到的是與 政策明顯不符的事實,大部分村民在2007年就和村委會簽訂了土地流轉合同,合同規定,從2007年到2030年,土地的使用權都交給村委會統一管理,村民只保留承包權,他們每年每畝可以拿到一千元的租金。

    香河縣姬莊村村民:

    就是村干部 著他們鎮政府的,你不簽不行。

    解說:

    一些村民反映,他們有的被強迫簽訂土地協議,不簽者要么副業被叫停,要么被罰款,有的村民不愿退地,但地里的麥子和蔬菜卻被人強行鏟掉,有的村民還遭到了不明身份人員的威脅。盡管村民們反映的問題還需要有關部門進一步調查,但是一個 核心的問題是,即使他們簽了土地流轉協議,但流轉之后這些耕地到底做什么用,誰來決定?

    香河縣姬莊村村民:

    把這些墻都圈上了,這已經是四年沒種地了,就是說寧可讓它荒著,這地也不種,另外圈上墻了,開始說是臨時的,現在是 性建筑。

    解說:

    如今, 加芳的耕地已被高墻圍了起來,透過緊閉的大門可以看到鋪好的水泥地,立起的吊塔和已經建成的幾個板房,它們有一個嶄新的名字,“香河現代產業園”。耕地為什么變成了廠房?香河縣縣委拒 回答記者的提問。

    河北香河縣宣傳部長:

    我們現在不想說這事,就是不想說這事。

    解說:

    但是面對幾千畝,上萬畝耕地,有關部門 說 ,多家媒體記者實地調查發現,不僅是一村一鄉,在香河大量耕地就這樣打著土地流轉的名義被“以租代征”。村民們明明簽的是土地流轉協議,但現實是,從村委會、鎮政府到縣 土部門、縣政府,他們的耕地卻莫名其妙地以高價被賣給了開發商,香河縣常務副縣長凌少奎對新華社記者就承認,香河縣違規違法占用的土地達四千多畝。我們不知道所說的四千畝違規用地包不包括安平鎮謝屯村的這塊土地,2009年5月,村委會與村民簽定合同,每畝租金1150元,但是在五個月之后這塊土地卻以每畝60萬元的價格被一家房地產公司拍得,如今這個名叫紫藤堡的項目,已經建起了上百套別墅,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應該有人出來解釋嗎?

    張強 香河現代產業園工委副書記:

    縣委縣政府,包括我們產業園管委會,對這件事非常重視,我們立即進行了核查和整改。建廠房的咱們是 得有合法的(土地)變 手續,沒有的咱們這次立馬整改,讓他們停工。

    記者:

    在這個過程當中,咱們管委會沒發現有的企業在沒批的地方就建了廠房了嗎?咱們沒發現嗎?

    張強:

    咱們不在積 整改嗎?

    解說:

    針對嚴重的土地違規,違法圈占問題,從5月16日起,香河縣已經下達緊急整改通知,要求全部停止違規違法用地現象,復耕已征用并進行工業商業開發的土地,但是面對著如此大規模的違法用地,怎么復耕?城鄉統籌建設新農村,為了規范農村土地整治,去年11月10日, 務院常務會議曾特別強調,嚴禁違法調整收回和強迫流轉農民承包地,堅決防止違背農民意愿,搞大拆大建,盲目建高樓等現象,香河應該對比一下 的政策。

    陳錫文:

    土壤是有活性的,它能栽培生命的,能發育生命的東西,為什么 要盯著能長莊稼這個地來蓋房子,那不是自己毀自己的基礎嗎?城鎮郊區的地是我們耕地中的 華, 好的地。水利設施、排灌設施健全,人們對它是 心照顧的地,流失的 快是這個地。

    韓?。?/p>

    沉睡的資本,就農村的建設用地躺在這兒睡大覺呢,這有些基層干部講的,它有巨大的一個升值的潛力,那么現在都看上這一點了。有人說過去政府就是跟農民要糧要錢,現在就是要地,你要不給,那就強迫你給,引發了很多社會矛盾。

    主持人:

    農民是不可能自己主動出讓自己的利益的,那是誰出賣了農民的利益?

    白巖松:

    我們指望 幾億農民一夜之間就達到很高參政議政和博弈能力的話,那就不是 了,所以這也正是這些年來 堅決要在基層進行民主選舉,要選出自己的 人來,在這件事情我發現很少有媒體換一個角度去思考這樣的一個問題,這些村民為什么在利益被損傷了之后,站出來要維護自己的利益,原本他們在民主當中選出來自己村里的這些村委會干部, 人,應該是保護自己利益的,為什么怎么在關鍵時刻要出賣自己的利益,是不是當初民主出現了問題。

    土地上假種子很可怕,在土地上假民主 加可怕,為什么他們的 頭人不能代表他們 利益,我覺得民主要去 加夯實這樣的一個基礎,讓他們真正能夠 保護。

    我覺得接下來還要去思慮地方政府,他可能覺得我遇到了像香河這樣地方,它都不叫河北香河,因為它打算跟北京的概念捆在一塊,它遇到了難得的發展機遇,家具城全 ,各地人去看上它,離北京40多公里,他就覺得我遇到了這么好的機遇,可是 出臺了政策,我舉例子,銀行不讓貸款了,其實我只要有錢,我就能掙 多的錢,銀行不讓貸款了,怎么辦?我偷錢,偷銀行錢去,那肯定不行,土地也是如此,其實這屬于偷錢的行為,當然是違反法律的。所以我覺得這兩點,一方面,不光香河,全 很多地方的地方政府都有這樣的沖動,怎么去面對這種沖動去出臺,進行相關政策以及對它進行 有效的監督。

    主持人:

    咱不妨再看看開發商,其實他們進入這個 域的時候難道不知道土地的性質是什么?

    白巖松:

    我們表面上一看的時候,他有值得同情的一面,因為沒辦法,我從政府手里拍到的這種土地,我合理合法,我沒有任何的問題, 后你打板子還有一半打我屁股上了,然后現在給我停工了,我的損失找誰去??墒侨绻覀兓氐缴町斨衼淼臅r候,你有的時候會不會去猜想,也許他們難得糊涂,也許他們也知道這里存在什么樣的一個問題,但是也是眼前的利益 多誘惑他去進入到這樣的土地當中。